http://licxiang.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日历

信息

难识周期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2019-5-14 7:58:00

  霍华德·马克斯不光将心理周期和经济周期叠加起来,更将投资者的心理周期的重要性置于经济周期之上。这是因为,他更倾向于认为当市场上的风起时,不论是幡动,还是风动,归根到底都是投资者的心动了,是市场外部信息,在投资者心目中的投射。

  美国著名投资人,现年75岁的橡树资本(Oaktree Capital)主席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5月8日在上海举行了一场主题为穿越周期的逻辑的演讲。霍华德·马克斯比不上桥水基金的瑞·达里奥在中国的名气大,不像达里奥的演讲那样会引发极高的轰动效应,然而,橡树资本目前管理的资产规模约1216亿美元,其中71%是债务投资,其不良债权投资管理规模全球第一。过去22年间,平均年化回报高达19%,与巴菲特掌管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过去50 多年的业绩相当。马克斯有关经济周期的思考和探索以及依据周期分析所取得的投资成效在欧美极有影响。今天,笔者就想在这里讨论一下霍华德·马克斯的经济周期理论对投资到底有哪些影响。

  在马克斯看来,周期就是“一再重复发生的、很有规律的模式和事件”。“经济、企业、市场,和天地一样,也遵循一再重复的模式有规律地运行。弄清楚这些周期的起源和重要影响,警惕周期下一波的走势,就能提前做好决策。”他非常明确地把投资者的心理周期纳入到了经济周期的研究之中。他去年出版了一本关于周期的新书《掌握市场周期:让概率站在你这边》。这本并不太大的著述(也就300多页,18个章节),与其说是向投资者教授掌握周期运动的“金手指”,倒不如说是在全力阐述他的投资哲学。

  这与在国内有“周期天王”之称的周金涛所提出的周期理论大为不同。周金涛斯人已去,但是他的一句“人生发财靠康波”却成了市场上很多人的口头禅。虽然大多数人并不清楚康德拉杰耶夫周期,基钦周期,朱格拉周期乃至熊彼特周期到底是什么,对真实经济周期理论更所知甚少,但是“天王的权威”足够了,千言万语一句话:信则灵。无须纠结于晦涩的理论和哲学思想,只要有人告诉他们是该买入还是卖出就足够完美了。当然,如果要是还有人再附上具体的购买品种建议,那就更是锦上添花了。然而,相对于经济周期的复杂多变,人心的波动则更是诡谲多变。市场上没有神,权威也会犯错。如果将盈利的希望寄托在权威之上,那要么与权威偕亡,要么就是被所谓“权威”给“收割”,为他人作嫁衣裳。

  而霍华德·马克斯不光将心理周期和经济周期叠加起来,更将投资者心理周期的重要性置于经济周期之上。

  霍华德·马克斯向投资人给出了怎么样的建议呢?他在这本新书中写道:“基于这个出发点,我放弃了将预测宏观作为我的竞争优势。那么还剩下什么呢?我认为有三个领域的信息挖掘:第一,对于现有信息更加深度挖掘和理解;第二,对于基本面执行的纪律性;第三,理解我们所处的投资环境以及如何进行配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霍华德·马克思更倾向于认为当市场上的风起时,不论是幡动,还是风动,归根到底都是投资者的心动了,是市场外部信息,在投资者心目中的投射。所以,关键问题,当投资人要做出相关投资决策的时候,他个人对于所掌握的信息是如何处理的,因为,尽量将信息搜集整理完整准确,已属不易。正如一千个观众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千人千面之下,对于信息的解读更是“千姿百态”。

  投资人为何对寻求周期锲而不舍?究其本质而言,就是试图在历史中来找寻可能的范式,从而增进自己在未来投资中获胜的概率。霍华德·马克思对投资人为何需要研究周期做了非常精准的阐述:“周期有着自身的规律。如同冬天天气会更冷,白天的时间会更短。日出日落,每一天的周期也决定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白天出去工作,晚上回家睡觉。我们选择冬天滑雪,夏天去海边度假。当你理解了这些规律,就让你的行为变得简单。所以通过研究历史,能够发现一些必然的规律。如同天气,我们知道9月台风出现的概率更高。宏观经济,公司和市场也有自身的规律。有些规律被叫作周期。他们的出现有一些共性,更重要的是,人性也在主导这些规律。正因为人性不会改变,这些周期也逐渐有一些清晰的规律,虽然这种规律不像天气那样明朗。如果我们掌握周期,我们能提前为未来做布局。”

  那么,这种基于过往范式出现的周期对于投资的实践是否有效呢?以笔者之见,把握市场周期来投资,中国的投资者应该比境外的同行们更具备优势,毕竟西方人小时候没有学过刻舟求剑这样的寓言故事。天不变,道亦不变的信心更早已被日新月异的科技变量和社会进化给不断证伪。如果这个市场真的存在一成不变的周期因素,那更多应是来自哲学层面的思考,而非实践层次的指引。在瞬息万变的金融市场交易中,找到驱动价格和盈利的核心驱动因子,绝对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圣杯”。但是,直到现在,我们也只是能排除一小部分无效的因子,离终极的成功依然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发表评论: